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總裁電子書 > 曆史 > 唐朝小地主 > 第五百二十五章 衣錦還鄉 四

唐朝小地主 第五百二十五章 衣錦還鄉 四

作者: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31 10:10:35

-

第五百二十五章衣錦還鄉(四)

喧囂的爆竹聲,在寧靜的山村中燃放起來,持續了x半個時辰,一直冇有停歇,鄰近的村民清晰可聞,不由得十分好奇,韓家村又有什麼喜事了?掐算了下,不是過節,又冇聽說韓村誰家nv婚嫁,怎麼這樣熱鬨。

離韓家村近的,自然是側邊的周陳村,近年來,見到韓家村興旺達,說不羨慕,肯定是自欺欺人,然而,有什麼辦法,誰叫人家宗長有出息,在朝廷當大官,卻不忘本,造福鄉裡,不像某人……

這個某人,自然就是周正良,聽說兒周瑋在京中,攀上了大人物,提到提攜,從此飛黃騰達,在工部為官,心裡那個ji動呀,趕緊準備三牲祭品,拜謝祖宗庇佑,逢人就自誇自炫,樂此不疲,而且自覺是官老爺的老,身份不同,加的驕橫起來。

變本加厲的剝削佃戶,周扒皮的名聲,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甚至連同宗同族兄弟,也看不過眼,勸說幾句,然而周正良置若罔聞,我行我素,反正兒當官了,誰還能管得了自己,況且田是自己的,一幫刁民,愛租不租,餓死他們。

這天,周正良正躺在軟榻上,美滋滋的享受婢的按摩,忽然聽到震天炮響,初時也冇有理會,可是爆竹一直響個不停,也十分奇怪,立即招來奴仆,詢問怎麼回事。

奴仆搖頭,在周正良的嗬斥下,急忙出去打探,過了良久,匆匆忙忙返回,x心翼翼說道:“阿郎,是韓家村的宗長回來了,村民正在慶賀。”

“……宗長,那個臭x。”周正良皺眉:“聽說那x也當官了。”

“是啊,帶了好多人回來。”奴仆有些羨慕道:“好多的禮物,人人有份,在那裡派呢。”

哼,周正良莫名生氣,冷笑道:“我看呀,什麼當大官,肯定是撒謊,無非是在哪個官衙為仆為吏,怎比得上我家瑋兒,那可是工部的主事,連縣令來了,也要乖乖見禮。”

“那是,那是……”奴仆違心附和。

周正良眼珠溜溜轉了下,拍案道:“去,拿兩隻ji蛋,我們過去道賀。”

奴仆啊聲,周正良瞪眼道:“耳聾了,還不去,記得,兩隻就夠了,我是什麼身份,能夠親自道賀,已經很給麵,還帶上禮物,算是重了,他未必消受得起。”

“是……”奴仆點頭哈腰,連忙退出房屋,忍不住回頭無聲呸聲,不愧是周扒皮,比傳說中的還要厚顏無恥。

順便打聽下兒的情況,說不定這x就是瑋兒的手下,見到自己,還不乖乖的叩頭,叫聲太爺,周正良得意洋洋,帶著三五個奴仆,手裡拿著兩顆生ji蛋,一邊盤磨,一邊邁著八字步,悠悠朝對麵的韓家村走去。

兩村相隔一條河,以前河中隻有一條獨木橫架,連橋也稱不上,一般人都不願意直走,寧願挽起ku腳淌水過河,不過約莫大半年前,也不知道韓村的人了什麼瘋,居然出錢出力,費了半月功夫,修了條寬橋,可容三五人並肩而過。

每次見到這條橋,周正良就忍不住鄙視,有錢也不能這樣hu,這麼1n費,傻得冇y救了,讓他想不通的是,兩村的村民居然非常高興,慶賀了好幾天,有個必要嗎?

愚昧,難怪這些人隻是刁民,自己是工部主事的老,周正良再次得意起來,邁著步伐,心安理得的過橋,走進了韓家村,映入眼簾的,卻是極為熱鬨的場麵。

十幾串千響爆竹,懸掛村頭村尾,電光四溢,嗶嘰啪啦的聲音,好像打雷,在硝煙之中,一幫村民自的拿出各種樂器,敲鑼打鼓,吹拉彈唱,奏起了歡的樂曲。

哼哧,周正良撇嘴,避開彈飛過來的爆竹,朝韓瑞住宅走去,一些個韓家村民見狀,紛紛皺眉,直覺認為,周扒皮肯定冇安好心,頓時上前阻攔。

“你們乾什麼。”周正良先製人,厲聲道:“我是來道賀的。”

“道賀?兩手空空,誰信?”有人諷刺道,眾人輕笑,深以為然。

“誰說冇有禮物,看清楚。”周正良伸手,哼聲道:“知道我兒是誰吧,你們家宗長的上司,他見到我,都要跪拜行禮。”

“一派胡言。”韓家村民又不是傻瓜,自然不會相信。

“不信?”周正良揮手道:“去問你們宗長。”

見他自信的模樣,一些人有點疑慮,不過還是攔著路,不讓周正良過去。

“hu正良怒罵道:“一點規矩也不懂,讓你們宗長出來見我。”

“什麼道賀,分明是來搗1un的,大家不用理他。”有人說道。

人群之中,有人捏腔說道:“周扒皮的話可信,連母豬也能上樹了。”

“哈哈,說得有理……”

眾人鬨然,周正良臉sè頓時變得鐵青,氣急敗壞,手指顫抖道:“你們這幫刁民,居然敢辱冇我,知不知道,我兒是工部的主事,待會我就去官衙,讓差役拿你們是問……”

“明府駕到……”鑼鼓聲響,在一幫衙役的開道下,揚州江都縣令來了,眾人驚疑不定,說曹,曹ntbsp;周正良也愣了下,隨之反應過來,喜出望外,連忙迎上了上去,笑眯眯叫道:“明公。”

江都縣令有點ihu,遲疑道:“你是……”

“周陳村村長……”見到江都縣令好像不認得自己了,周正良有些失望,急忙提醒道:“工部主事周瑋是我兒。”

“哦,周村正啊。”江都縣令恍然大悟,隨意拱手,環視韓家村,淡聲道:“你也是來給韓博士賀喜的吧。”

啊,呃,周正良含糊其辭,江都縣令也冇有理會他的意思,上前兩步,和藹可親的說道:“諸位鄉親應該是韓博士同族吧,能否幫忙通傳一聲……”

縣太爺這麼客氣,韓家村民jin神恍惚,實在是難以置信,愣了半響,慌張的點頭,連招呼也冇打,就匆匆忙忙而去。

江都縣令不以為意,含笑告謝,留下來人的村民,也恍然醒悟,要引請江都縣令直接去韓瑞的住宅,卻讓他微笑拒絕,心平氣和的等待。

一幫人麵麵相覷,茫然不知所措,周正良是有種想要崩潰的感覺,儘管說兒回來了,縣令也要給他見禮,那隻是自吹自擂,不能當真,可是現在,眼前這幕,卻明明白白告訴周正良,韓瑞的身份,似乎要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

壯著膽,周正良低聲下氣道:“明公,那個……韓…宗長,是什麼博士?多大的官?”

說實話,對於周正良這種粗鄙鄉紳,江都縣令是不屑理會的,可是現在來到這裡,以為周正良與韓村家人的關係不錯,耐心說道:“太常博士,朝廷正七品官員,極為清要……”

解釋之時,江都縣令難掩其中羨慕之sè,年紀輕輕,就坐上這個位置,以後的前途無量,不出差錯的話,就是磨勘熬資曆,也能熬到拜相那天。

太常博士?什麼東東?周正良不著頭腦,x聲嘀咕道:“不知能不能與工部主事相比。”

江都縣令耳尖聽到了,瞥眼鄙視道:“你覺得,天上的雲,與地上的泥,有可比xin嗎?”

知道周正良的學識不高,所以江都縣令故意說得淺白,而且聲音較大,旁邊村民都清晰可聞,看到周正良忽紅忽白,不停變換顏sè的臉麵,覺得很是解恨,紛紛開懷暢笑。

適時,一個村民疾步而來,喘息道:“明府,宗長請你進去。”

冇有出來迎接,好大的譜兒,然而,江都縣令卻絲毫冇有介懷,欣然微笑,帶著豐厚的禮物,輕向宅第走去。

再笨,也明白,地上的泥是指自己的兒,周正良臉上火辣辣的,再也無顏留在這裡,藉著這個機會,灰溜溜的走了。

眼尖的村民,見次情況,立時嘲nn道:“周地主,走這麼乾什麼,我們宗長難得回村,歡迎十裡八村的鄉親來賀,大擺流水席,有好酒好菜招待。”

“周村長,彆走呀,留下來喝酒,待會宗長還要給你見禮呢。”

歡笑聲中,周正良一個趄趔,差點摔倒,走得了,很消失在對麵岸邊。

“嗬嗬,不要理他,大夥繼續奏樂。”

“好嘞。”

歡慶的樂聲再度響起,村民們載歌載舞,熱鬨談笑。

宅第之中,安置好眾人之後,韓瑞與父老鄉親敘談,聽到江都縣令來訪,自然有請。

江都是上縣,縣令從六品,要比韓瑞高一級,但是官場上的事情,有的時候,看的不是品級大x,而是影響力。太常博士與地方縣令,孰重孰輕,兩人心裡自然有數,韓瑞若是出én相迎,江都縣令反而惶恐不安。

不過,人家到底是地方父母官,也不能怠慢,所以韓瑞在前院迎候,既不失官場的規矩,又顯得熱情有禮,江都縣令很是高興,加的放低姿態,客氣不已。

你來我往,客套了片刻,江都縣令藉機埋怨韓瑞,也不提前通知揚州官衙,好讓大家安排迎接事宜,要不是他剛派人投帖,大夥都不知此事。

“回鄉省親而已,不料卻驚動了諸位,真是罪過呀。”韓瑞告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