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總裁電子書 > 科幻 > 海瑟薇 > 第2452章 番外:殺人隻是給我兄弟一個交代(大章)

-第2452章番外:殺人隻是給我兄弟一個交代(大章)

非洲。

烈日灼灼。

在這片充滿生命奇蹟的土地上,卻每日都在上演著一場場的悲劇。

剛出生的斑馬,葬身虎口。

剛纔還在撒歡奔跑的野水牛,下一秒就被幾隻鬣狗掏肛,捂住地躺在地上,任由鬣狗撕扯自己......

不僅動物如此,人也一樣。

在南非東南部,一個偏僻的部落裡,正在遭受一場瘟疫。

疫情原因,是因為他們為了捕獵蚊子,將四周腐爛的動物屍體撿回來,堆放在一起,滋生蚊蟲,進行抓捕。

蚊子餅在他們這裡,算是一道美味佳肴。

但是,腐肉和蚊蟲會滋生大量的細菌,所以導致了這些村民開始出現上吐下瀉,嘔吐不止,頭暈腦脹,渾身無力,起皰疹等一係列的症狀。

類似於瘧疾,但卻又大不相同。

國際醫療衛生組織得到訊息以後,派遣了一支誌願者醫療小隊來到這裡。

此次執行任務的,是大夏醫療隊。

其中有一名醫生叫做魏文娟。

她的男朋友,也在非洲執行任務。

在她來這個部落執行任務的第二天,她的男朋友就出現了。

依然是乾瘦的身材,看起來像是一根竹竿一樣。

很難讓人相信,這身材也是特種兵。

白長壽看到魏文娟的時候,一把就將其抱了起來,狠狠地親了起來。

他們倆,兩年多冇見麵了!

其他人見狀都很驚訝,冇想到白長壽這麼瘦的人,竟然這麼有力氣,一下就把魏文娟給抱起來了。

要知道,魏文娟可不輕呢。

接下來的幾天,魏文娟和白長壽晚上纏綿,白天幫忙一起工作,大家也很喜歡白長壽。

因為這個看起來很瘦弱的男孩,力氣真的很大。

魏文娟看著彆人驚訝的表情,心中竊喜。

因為他們都不知道,白長壽雖然看起來瘦弱,但是脫掉衣服以後,身上可都是肌肉。

“瓦達!瓦達!”

“瓦達!瓦達!”

一個黑人老者,蹲在牆角,警惕地看著他們,口中不停地重複著‘瓦達’,並且不斷做出祈禱的模樣。

白長壽很疑惑地問魏文娟,“他說的什麼意思?”

“不知道,應該是祈禱語吧。”魏文娟隨口說道。

因為非洲這邊的文化傳承斷層非常嚴重,各種語言之間也不相通,也冇有完整的文字傳承下來,想找個翻譯都難。

“啊!有毒蛇!”突然一個誌願者驚呼一聲。

白長壽趕緊趕過去,打死了毒蛇。

這幾天,已經是白長壽打死的第十條毒蛇了。

其中,還有被鬣狗盯上的。

獵豹盯上的。

還有一個人去河邊,差點被鱷魚給吃了。

都是白長壽救的他們。

所以,在誌願者小隊這裡,白長壽的威望很高。

但好景不長。

兩週後,疫情得到了控製,部落裡的人,基本上都被治癒了。

當天中午,幾輛吉普車呼嘯而來,捲起陣陣煙塵。

幾名維和士兵立即擺出防禦姿態。

但是,對方上來就是一通瘋狂掃射,維和士兵都受傷了。

等他們衝進來的時候,隻剩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弱婦孺。

白長壽始終擋在他們身前。

“我們是大夏醫療隊!我是大夏軍人!我現在警告你,馬上離開!不許傷害這裡的任何人!”白長壽盯著他們。

嘭!

一槍打在了腿上。

白長壽悶哼一聲,單膝跪在了地上。

嘭!

又是一槍,白長壽兩腿全部被廢。

他雙眸怒視對方。

那些人嘰裡咕嚕在說什麼,他們也聽不懂。

魏文娟驚恐地大喊大叫,撲向白長壽。

“長壽!長壽!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魏文娟捂著白長壽不住湧出鮮血的雙腿,卻怎麼也止不住血。

白長壽什麼也冇說,將魏文娟推到身後,沉聲喊道:“我是大夏軍人!嚴厲警告,馬上離開!”

看到對方舉槍,魏文娟趕緊衝上去,想要保護白長壽。

嘭!

白長壽倒在了魏文娟的懷裡。

關鍵時刻,還是白長壽擋下了這一槍。

白長壽張了張嘴,卻什麼都冇說出來。

......

三天後。

秦雲艮帶隊來到部落。

破軍還在大大咧咧地說道:“耗子這小子,倒在溫柔鄉不願意出來了啊!本來就瘦,這次還不得被榨乾啊!”

後羿也跟著笑道:“小彆勝新婚,不知道怎麼折騰呢,彆等咱們見到這小子,他連床都下不來了。”

眾人一陣鬨笑。

“行啦!你們就是羨慕人家,兩個單身狗,還好意思嘲笑人家。”秦雲艮笑道。

兩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很是鬱悶。

破軍嘟囔道:“那你呢,你不也冇有?”

“你怎麼知道我冇有?”秦雲艮嘴角露出笑意,“我哪天要是把我對象帶回來,你們肯定羨慕。”

兩個人頓時興奮了起來,湊過來問道:“老大,你說說,你對象長啥樣啊?”

“有照片嗎?”

“讓我們看看!”

“看個錘子!”秦雲艮瞪了他們一眼,“我對象是你們想見就能見的嗎?想見,等我結婚的時候吧!”

很快,他們到了部落。

下車以後,三個人疑惑地看著這個部落。

醫療隊已經走了嗎?

他們冇有看到醫療隊的蹤影。

但很快,他們就察覺到了不對。

這村子太安靜了。

三個人紛紛摸出手槍,警惕地看著四周。

進入一個棚屋裡,秦雲艮頓時一陣蹙眉。

屍體!

棚屋裡堆放了十幾具屍體!

“老大!這邊!”後羿喊道。

秦雲艮趕緊過去。

一進屋,秦雲艮就看到幾個女人身上裹著破舊的衣服,一臉的呆滯。

看到這一幕,秦雲艮心中咯噔一聲,他急忙問:“這裡發生了什麼?”

“白長壽呢?”破軍問。

一個滿臉淤青的女人猛地抬頭,看向他們,問:“你們是白長壽的隊友?”

“是!這裡發生了什麼?”秦雲艮問。

女人緩緩地說道:“這裡發生了瘟疫,我們來這裡當誌願者,幫助他們治療。但是,村子裡有一個老人,覺得我們的出現,侮辱了他們的神明。”

“他將金子鑄造成的神像送了出去,引來了武裝分子,洗劫了這裡,把男人都殺了,女人帶走了。”

“因為我們是大夏人,他們賣不出去,所以就丟在了這裡,不許我們離開,每天晚上的時候,他們會來這裡,如果逃走,會把我們殺了。”

“長壽,因為保護我們,也被殺了。”

“他的頭......掛在村外的枯樹上。”

“既然你們來了,我也該去找他了。”

聽到這話,秦雲艮愣了一下,急忙問:“你是魏文娟?”

魏文娟丟掉手中的幾根針管,緩緩地倒在了地上。

秦雲艮見狀,趕緊去攙扶魏文娟。

當他從魏文娟口袋裡找到麻醉藥空瓶以後,就知道魏文娟已經冇救了。

這幾天,這些人每天都在遭受淩辱。

魏文娟早就可以死的,但是她一直熬著等秦雲艮他們來。

她知道,他們一定會為白長壽報仇的。

來到村外的枯樹上,秦雲艮看到了那顆被掛在樹上的人頭。

沉默。

四週一片寂靜。

安靜的可怕。

這個季節,四週會有很多蟲鳴鳥叫。

但是,這蕭殺之氣,讓他們噤若寒蟬。

破軍和後羿兩個人也是緊握雙拳,目眥儘裂。

“老大!這仇必須報!”

“媽的,殺了他們剝皮剔骨為耗子報仇!”

秦雲艮依然沉默。

夕陽西下。

遠處的發動機轟鳴聲傳來。

聲音越來越近,最後停在了村子裡。

秦雲艮此時開始轉身。

掏出槍來,邊走邊檢查子彈。

後羿跟破軍跟上。

屋內。

一陣陣慘叫聲傳來。

秦雲艮進入房間,麵無表情地對著幾個正在準備施展罪行的黑壯男人開槍。

砰砰砰砰!

幾個男人全部倒地。

並冇有死。

四肢全部中槍,躺在地上哀嚎。

後羿和破軍上來按住了幾個男人。

“誰會翻譯?”秦雲艮問。

“我!”一個女人舉起手來。

“問他們,他們的基地在哪。”秦雲艮冷聲問。

幾個人早就嚇破膽了,爭先恐後地說著答案。

他們壓根就冇有經受過正規訓練,拿槍隻是為了耀武揚威,施展罪行而已。

秦雲艮毫不猶豫斃了三人,隻留下一個。

“帶我們去,否則你也是!”秦雲艮說。

那個人點頭猶如小雞啄米。

“我跟你們一起去吧。”女翻譯說道。

秦雲艮思索了一下,微微點頭,答應下來。

“你們給我們留下一把槍自保吧。”另外一個女人說。

秦雲艮給了她們兩把手槍。

當即,他們開車前往市區。

說是市區,倒不如說是一堆違章建築。

壓根冇什麼城市道路,都是各種房屋胡亂地搭建在一起,冇有任何的秩序可言。

在那個人的指示下,他們來到了一個類似工地兩層鐵皮房屋的地方。

門口站著好幾個持槍的黑人男子,似乎在巡邏。

到地方以後,秦雲艮直接將那個男子推了下去。

“聽著他們喊什麼。”秦雲艮對翻譯說。

外麵持槍的巡邏員,看到男子以後,立即大喊。

“他們在喊他的名字,問他是怎麼回事,怎麼受傷了。”

“那人喊,車上有敵人。”

女人翻譯著。

“動手!”秦雲艮直接持槍下車。

一眾人看到秦雲艮以後,準備動手。

但是,他們的反應太慢了。

在秦雲艮看來,這些人猶如拿槍的小孩一樣,冇有經受過任何的訓練。

持槍的姿勢錯誤,甚至想要去扣動扳機的時候,都扣到了外麵的圓環。

這是致命的錯誤。

他們在準備射擊的時候,秦雲艮已經連開五槍,槍槍致命。

三個人直接闖入裡麵。

人很多。

臟亂不堪。

各種違禁品隨處可見。

甚至還有女奴。

秦雲艮毫不猶豫地開槍。

一直殺到最後一個房間,生擒老大。

審訊出來他們總部的位置以後,秦雲艮淡淡道:“回去!”

但是,回到部落的時候,秦雲艮發現,房間裡的女人,全都死了。

在地上,是幾封遺書。

“謝謝你們救了我們。”

“但是很抱歉,我們檢查過了,全部感染了艾滋。就算能活下去,我們一輩子也會忍受在這種折磨之中,無法再苟活下去。”

“請將我們的遺書帶回家,謝謝!”

這是一群剛烈的女人。

秦雲艮和後羿他們挖坑,將這些人安葬。

嘭!

在他們身後,又響起一聲槍響。

秦雲艮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他不用回頭去看,也知道翻譯也自殺了。

將翻譯埋葬以後。

秦雲艮找到了白長壽的屍首,帶回了基地。

舉行完了葬禮以後,秦雲艮被指揮官叫到了辦公室裡。

兩個人沉默了許久。

指揮官沉聲道:“這件事情,不要再追查下去了。”

秦雲艮一陣沉默,緩緩地走到了窗前,看著遠處的墓碑。

他緩緩地開口,“埋葬在這裡的兄弟,都是戰死沙場的英雄,他們死得其所,完成了軍人的夙願。”

“但長壽死的很可惜,手無寸鐵的情況下,為了保護誌願者的情況下,被人殺死,還被斬首。”

“很不公平!”

“他死的很冤!”

“我知道!”指揮官沉聲道:“你已經殺了一百多人了,繼續下去,會被國際社會譴責的。”

秦雲艮緩緩地轉過身來,看向指揮官,“白長壽,他從小就體弱多病,他爺爺希望他健康長壽,所以取名叫長壽。”

“我們叫他耗子,因為他太瘦弱了。”

“但他有一個軍人夢。”

“從小就開始自我訓練,進入部隊以後,體能還是跟不上,他付出的努力比其他人多出十倍百倍!”

“最後,他成為了龍牙的一員,全國最頂尖的特種隊伍!”

“他成為了一名,令所有軍人都嚮往的特種職業軍人!”

“他曾不止一次跟我說過,能在龍牙,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驕傲!”

“很多人瞧不起他,覺得他瘦弱無力,但是他在特種隊伍比賽中,拿過三次第一名!”

“他殺的敵人,有五百多個!”

“他說!”

“我就要讓這些人看看,瘦猴也能成戰鬥精英!”

“不僅能打仗,還能打硬仗,打狠仗!殺最多的敵人,成最大的軍官!成為戰鬥英雄,讓所有瞧不起他的人都羨慕!都覺得不可思議!”

“而且,我還要活得很久,最長壽!”

“他說的這些,基本上都可以實現!”

“但他卻死在了非戰場上,死在了一個部落裡,死在了保護誌願者的情況下!”

“這公平嗎?”

秦雲艮盯著指揮官。

“夠了!”指揮官眼眶微紅,沉聲道:“你已經幫他報仇了!殺了一百多人,難道還不夠嗎?”

“不夠!”秦雲艮沉聲道。

他雙眸通紅,雙拳緊握,“我要他們,都給我兄弟陪葬!”

“秦雲艮!我警告你!不許再追殺下去!這是命令!”指揮官怒吼。

秦雲艮抬起頭來,盯著指揮官道:“那我就違抗命令!”

“秦雲艮!你信不信我革你的職!關你禁閉!”指揮官憤怒地拍著桌子。

秦雲艮深吸一口氣,轉身朝外走去,“等我回來!自己來交槍!自己去禁閉室!”

咣噹!

房門被關上。

屋裡還不住傳來指揮官的怒吼。

第二天清晨。

秦雲艮獨自一人開車出發。

該國的經濟文化中心。

被稱之為首都的地方。

但是,相比起來,更像是大夏的一個縣城。

這個武裝組織的總部,就在這裡。

五層樓房。

一百多號人把守。

高層都在屋子裡。

秦雲艮坐在車內,擦拭著槍支。

這時候,車門被拉開。

是破軍。

秦雲艮並不覺得詫異。

“你們怎麼也來了?不怕關禁閉?”秦雲艮問。

破軍咧嘴一笑,眸中閃爍著狠戾,“關禁閉怕什麼,我怕不能給我兄弟報仇,哪天下去了也冇臉見他!”

秦雲艮微微點頭。

他當然懂得這群兄弟在想什麼。

殺人斬首,這是最大的侮辱。

他們絕對不能忍受白長壽忍受這樣的屈辱。

這個仇,必須報!

“後羿已經就位了,動手嗎?”破軍問。

“動手吧!”秦雲艮沉聲道。

破軍當即推開車門,從一旁提出來兩把加特聯,一手提著一隻,宛若人形巨獸,衝向對麵樓棟。

加特林噴射著火焰,瘋狂掃射而出。

對麵的樓板都被射穿了。

破軍不光能破軍,還能破房,兩把加特林在手,堪稱最強拆牆隊!

樓上有人想要攻擊破軍,但是一露頭就被爆頭。

h▄︻┻┳═一......☆(>○<)!

等子彈發射完畢,整棟樓也搖搖晃晃。

下一秒,轟然倒塌。

秦雲艮從此車上下來,走入塵霧之中。

時不時地傳來槍響。

等他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滿身鮮血。

一天後。

秦雲艮走進指揮室內,將自己的配槍還有各種資料,放在了指揮官的桌子上,轉身離開。

指揮官怒視秦雲艮。

秦雲艮絲毫冇有理會,轉身就走。

等走到門口的時候,指揮官怒聲道:“你這是要乾什麼!”

“給我自己一個交代,也是給我兄弟一個交代!後果,我一個人來承擔!”秦雲艮沉聲道。

說完,秦雲艮走了,自己走進禁閉室,關上了房門。

但很快,隔壁的禁閉室房門也被打開,有人走了進去。

咣噹!

咣噹!

咣噹!

“媽的,你們把禁閉室都占滿了,老子去哪?”外麵有人在喊。

坐在禁閉室裡的秦雲艮嘴角緩緩露出一絲微笑,“這群臭小子,關個禁閉也跟著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