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總裁電子書 > 都市 > 葉心儀 > 第486章經驗豐富

葉心儀 第486章經驗豐富

作者:喬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0 20:12:17

-

聽到這裡,喬梁不由笑了,看來安哲在江州搞的乾部作風整頓,得到了省委高層的肯定,下一步會成為全省乾部作風建設的一麵旗幟。

安哲來江州後的第一把火燒得好啊,上麵給予了肯定,基層老百姓當然更滿意。

喬梁不由暗暗為安哲高興。

同時,喬梁又想起,昨晚給安哲弄發言稿的時候,他為何不讓提寧海龍這個反麵典型呢?難道他是出於什麼全盤的考慮?如果是,這考慮又是什麼?

喬梁一時不得其解,隱隱感覺安哲腦子裡思考的東西比自己多多了,複雜多了。

廖穀鋒很能講,一直講到下午6點才結束。

然後會議圓滿結束,稍事休息,大家去用晚餐。

晚餐後,安哲回到房間,喬梁過去,把遇到苗培龍和任泉的事告訴了他。

按說喬梁可以不告訴安哲這事的,但他想到,如果安哲知道此事,說不定會有興趣單獨見見苗培龍。

這對苗培龍自然是不錯的。

出於這想法,喬梁這麼做了。

聽喬梁說了這事,安哲沉吟片刻:“小喬,你通知任泉,讓他來我房間一趟。”

喬梁微微一怔,我擦,自己告訴安哲這事,本意是想給苗培龍一個機會,冇想到安哲卻要見任泉。

日,便宜被任泉撿去了,早知道不提這事了。

喬梁有些後悔,答應著給任泉打了電話。

任泉和苗培龍請省旅遊局領導吃飯剛回來,正和苗培龍往樓裡走,一聽安哲接見,精神一振,對苗培龍道:“安書記讓我去他房間,你們先上去吧。”

說完,任泉急匆匆從迎賓樓往貴賓樓趕。

看著任泉離去,苗培龍眨眨眼。

看苗培龍眨眼,許嬋也眨眨眼。

雖然都是眨眼,但含義卻不同。苗培龍尋思的是安哲見任泉是何事,見完任泉會不會見自己。許嬋揣摩的則是苗培龍此時為何要眨眼,他心裡在想什麼。

喬梁站在安哲房門口等著,一會任泉快步來了。

“任局長,安書記在裡麵,請進——”喬梁微笑道。

任泉衝喬梁友好地笑了下,接著進去。

安哲正坐在沙發上低頭看一個檔案,任泉進去後,恭敬道:“安書記,我來了。”

安哲抬起頭看看任泉,點點頭,然後看著喬梁:“小喬,今晚你冇事了。”

喬梁一聽安哲這話,立刻意識到,安哲隻見任泉,不會見苗培龍了。

喬梁關好門回了自己房間,坐在沙發上,把腳往茶幾上一搭,點燃一支菸,邊抽邊想,安哲來江州這段時間,一直在熟悉乾部,想來他應該知道任泉和唐樹森的關係。

雖然安哲對任泉似乎比較欣賞,但如果他知道任泉是唐樹森的人,不知現在心裡是如何想的。

今晚,安哲顯然不會冇事叫任泉過來隻是閒聊,那麼,他會和任泉談什麼呢?

一時想不靈清。

這時喬梁的手機響了,一看是苗培龍打來的。

“喬老弟,安書記叫任局長過去談話,你通知的?”

“對,苗大哥。”

“那……”苗培龍頓了下,“安書記今晚會不會召見我?”

喬梁想了下:“似乎,安書記似乎冇有這意思。”

“哦……”苗培龍的聲音微微有些失望,“你確定?”

“應該差不多,任局長進了安書記房間後,安書記說我冇事了。”

“哦,那安書記找任局長是什麼事?”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

苗培龍沉默片刻:“老弟,你說這樣好不好,等任局長從安書記房間離開後,你給安書記說一下,說我想拜見安書記。”

喬梁明白苗培龍想見安哲的原因,一來安哲隻見任泉,他感到了失落,二來他想藉機和安哲多接近一下。

但喬梁又覺得這樣做不妥,安哲想見誰,自己不能決定,他在明知苗培龍和任泉都在黃原的情況下,提出單獨見任泉,顯然冇打算見苗培龍。

而且安哲說自己今晚冇事了,如果自己再進去彙報苗培空想見他,他會覺得自己多事,不會領會領導意圖。

想到這裡,喬梁道:“苗大哥,一來安書記和任局長談話,不知會談多久,如果很晚了,再打擾他似乎不妥;二來,安書記前些日子剛去了鬆北,你和他剛見過麵,安書記今晚冇提見你,似乎也有這原因;三來,今晚見任局長,是安書記主動提出來的……”

喬梁點到為止,相信苗培龍能明白自己這話的意思。

苗培龍當然明白喬梁這話的意思,想想也有道理,安哲前些日子剛和自己見過麵,也聊了不少,如果他今晚冇有見自己的意思,自己非要求見,那會讓安哲不開心,自己等於是自尋煩惱。

何況這次來黃原的事,也冇有必要給安哲做專題彙報,自己隻是想借這由頭見安哲。

又覺得自己冇有必要和任泉攀比這個,領導見哪位下屬都是有自己想法的,如果冇有必要,也未必非要見。

想到這裡,苗培龍嗬嗬笑起來:“老弟這話不錯,感謝老弟提醒。”

“苗大哥不必客氣。”喬梁也笑起來。

然後苗培龍掛了電話。

喬梁看時間還早,安哲今晚又給自己放假,就想出去走走。

下樓出了賓館,左右看看,正琢磨往哪個方向走,身後有人叫:“喬哥……”

喬梁回頭一看,許嬋過來了。

“喬哥,你這是要去哪?”許嬋道。

“散散步,你呢?”

“我也是,晚上吃得太飽,走走消化消化食。”

“那我們一起走走吧。”

“好啊。”許嬋莞爾一笑。

兩人順著人行道隨便走著,邊走喬梁邊道:“冇給趙強說一聲你也在這裡?”

“我給他打電話了,他正和幾個領導司機在房間裡打撲克呢,冇空見我。”

喬梁笑了,晚上領導如果不出去,駕駛員最喜歡湊在一起玩牌。

“許嬋,今晚你們在哪吃的?”

“在省旅遊局附近的一家酒店,我們做東,請了省旅遊局的幾位領導。”

“喝酒了冇?”

“我喝了一點,省旅遊局的幾位領導挺能喝,苗書記陪著喝了不少白酒。”

“任局長冇喝多?”

“任局長說最近身體不適,冇喝白酒,陪著喝了一點紅酒。”

“哦……”喬梁點點頭,任泉今晚冇怎麼喝酒,不知是真的身體不適呢,還是故意不喝的。

如果是後者,那任泉就是意識到,安哲也在這裡,如果安哲萬一要見自己,自己渾身酒氣,那顯然不好。

如果是如此,那說明任泉考慮問題很細緻,對可能發生的事做了未雨綢繆的準備。

這樣一想,喬梁不由佩服任泉,這傢夥到底是老官場,雖然在鬆北意外栽了一下,但並不妨礙他是經驗豐富的老油條。

這一點值得自己學習。

【作者***】:歡迎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天下亦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