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總裁電子書 > 都市 > 葉心儀 > 第1289章 心的距離

葉心儀 第1289章 心的距離

作者:喬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0 20:12:17

-

駱飛道:“少折騰就是要穩定人心,不要在體製內搞的人心惶惶,讓大家都無法安心做事。”

“嗯,這倒也是。”鄭世東點點頭,接著道,“不過,這個和我分管的工作有關係嗎?”

“當然有,你那邊今天調查這個,明天調查那個,大家怎麼還能沉下心來安穩做事呢?”駱飛道。

鄭世東笑了下:“我這邊的調查可都是按照規定辦事,不是隨意搞的,如果有蛀蟲不除,那豈不是更要亂套?”

駱飛也笑了下:“世東同誌,你誤解了我的意思,有蛀蟲不但要除,而且要除地堅決徹底,但從你剛纔說的你們內部的人員配置情況看,你們的人手是很緊張的,工作量是很大的,如此,就要集中人力辦有影響的大案要案,辦證據確鑿線索清晰的案子,這樣才能提高辦案效率,才能在體製內起到強大的震懾作用。

而對於一些匿名舉報的線索模糊的案子,在這上麵耗費大量精力,這無論對工作還是對當事人都冇有益處,甚至會引起內部的不穩定,我聽曉蘭之前提起過,有不少匿名舉報的案子,都是道聽途說子虛烏有,甚至有的是惡意誹謗蓄意陷害,這種舉報的負麵影響是很大的……”

鄭世東點點頭:“這倒也是,我們現在內部人手十分緊張,光實名舉報的都查不過來,很多匿名舉報、線索不明確的,都暫時擱置了,不過,我之所以安排調查姚健的事,是因為這匿名信是寄給安書.記的,是他批示的。”

“嗯,這個我充分理解,你做得對。”駱飛點點頭,“其實我剛纔和你說那些,隻是給你工作的一個建議。”

鄭世東笑了下:“但你這建議,對我來說卻是指示,既然你有這指示,那姚健這案子,你看……”

駱飛冇有直接回答鄭世東,道:“對姚健這個人,我還是有些瞭解的,他做人正直,做事認真,作風正派,在工作上不徇私情,既然這樣,那得罪的人肯定是有的,你們搞調查,既要對舉報人負責,也要對被舉報人負責,最重要的是證據,如果隻憑一些模糊的線索把事情搞大,那對當事人是會帶來很大傷害的,也會影響你們辦案機關的權威性。”

鄭世東道:“這個你放心,我們會把握.住尺度的,冇有確鑿的證據,是不會冤枉一個好人的。既然你如此看姚健,那我相信,經過我們的調查覈實,姚健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

聽鄭世東這話,駱飛心裡暗暗惱火,尼瑪,鄭世東在和自己兜圈子打太極,這傢夥很狡猾。

駱飛接著道:“世東同誌,我還是建議你們當前把主要精力放到線索明確的實名舉報案子上,我想,這對大家都有好處。”

駱飛這話裡帶著含蓄的暗示和敲打。

鄭世東乾脆道:“駱市.長,我是把你的建議當做指示的,既然你如此說,那我自當遵從,這樣吧,對姚健有關問題的調查,我回頭就吩咐調查人員,說根據你的指示,撤,停!”

駱飛一聽急了,靠,按鄭世東這話,那不等於是自己插手乾涉這調查了嗎?這可是違反規定的。這傢夥要甩鍋給自己,自己可不能接受。

駱飛意識到鄭世東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今天必須搞定他,不然他以後還會給自己添麻煩。

駱飛腦子快速轉了一下,接著道:“世東同誌,我隻是對你們的工作方向提些建議,對具體的案子,我不做任何建議,更彆提指示,怎麼辦?辦不辦?是你的事。不過,我想說,大家今後在班子裡共事,團結是第一位的,和諧很重要,互相理解更不可少,而且,這團結、和諧和理解,更需要一種默契,而這默契,是一種互相的配合和支援,這配合和支援,對彼此都有好處。”

駱飛這話裡的暗示很明白,我的意思你鄭世東心裡清楚,少在我跟前裝糊塗,如果不想自找難看,乖乖配合最好。

鄭世東笑了:“駱市.長,我怎麼聽你這話裡有敲打我的意思呢?”

“嗬嗬,世東同誌是這麼認為的?”駱飛笑了下,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鄭世東接著道:“如果不是敲打的話,那也是一種提醒。”

駱飛又笑了下,還是不表明態度。

鄭世東知道自己今天在駱飛跟前表現地差不多了,他明白,以駱飛主持的身份,以他和關新民說不清道不白的關係,自己是肯定不能和他硬/頂的,他既然流露出不想自己繼續調查姚健這事,這調查肯定得停,不然一旦真查出姚健有什麼問題,駱飛必定會惱羞,必定會對自己有很大成見,這對自己很不利。

鄭世東剛纔之所以有那表現,目的在於讓駱飛意識到,自己不是他的傀儡,不是可以任由他擺佈的,他必須對自己有相當的尊重,從現在看,這目的似乎差不多達到了,自己在某種形式上占據了某些主動。

既然如此,那就要把握好度,見好就收。

於是鄭世東道:“駱市.長,其實你剛纔的話,不管是不是敲打和提醒,我都想說,作為組織內的人,作為江州的高層班子成員,既然上麵確定讓你主持江州的工作,那我必定會全力支援配合,對你對我的分管工作的指示,我衷心感謝,同時也充分領會,你放心,我對你的支援和感謝不會隻放在口頭上……”

聽了鄭世東這話,駱飛鬆了口氣,這傢夥在剛纔不軟不硬半天之後,到底還是明智的,向自己妥協了。

如此,自己今天算是基本把鄭世東搞定了。

從鄭世東今天對自己的態度裡,駱飛意識到,鄭世東雖然對自己做出了妥協,但他對自己是冇有對安哲那種徹底的佩服和服從,在他眼裡,自己這主持的權威和安哲還是有差彆。

這讓駱飛心裡不快,但又清楚,自己今後對鄭世東還是要表現出相當的尊重,對他的工作,還真不能明目張膽乾涉,即使做指示,也要謹慎。

而駱飛這想法,正是鄭世東想達到的效果,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到的無奈的選擇。

駱飛接著道:“世東同誌,你這話讓我聽了很高興,你放心,今後對你的工作,我必定會大力支援,我希望我們之間會一直保持這種團結、和諧和默契。”

說著駱飛主動伸出手。

“那就謝謝駱市.長了。”鄭世東和駱飛握手。

又閒聊了幾句,鄭世東告辭。

鄭世東走後,駱飛站在視窗,看著外麵的暮色,思忖著,鄭世東基本搞定,下一個搞誰呢?

“抓人……當前最重要的是抓人,首先要搞定班子內部……”駱飛自語著,點點頭,心裡有了目標。

此時,喬梁正在辦公室裡,也站在窗前,也在看著窗外的暮色,默默抽菸。

此時,在安哲走後,冇有人知道喬梁心裡在想什麼。

下班後,聽到走廊裡安靜下來,喬梁出了自己辦公室,打開安哲辦公室,進去,然後關上門。

安哲的辦公室現在空著,駱飛雖然主持工作,雖然他很想來這裡辦公,但還冇有資格。

喬梁坐在辦公桌對麵的椅子上,看著黃昏暮色中空蕩蕩的房間,看著對麵安哲昔日曾經坐的座椅,想著安哲坐在那裡批閱檔案,自己在旁邊整理檔案的場景,心裡感到陣陣傷感和懷戀,又湧出難言的苦澀和蕭瑟。

光線漸漸暗下來,喬梁冇有開燈,就那麼靜靜.坐在那裡,懷想著逝去的過去和曾經,懷想著跟隨安哲的難忘時光……

彷彿一切都還在眼前,彷彿過去冇有過去,彷彿曾經不是曾經。

喬梁黯然的神情下,心裡起起落落……

更多精彩搜尋並關注威/信/工/重/號:天下/亦客。

“叮鈴鈴——”辦公桌上的座機突然響起來。

喬梁一個激靈,從懷想中回過神,兩眼直勾勾盯著座機,安哲已經調離,這裡冇有人辦公,這個時候,誰會打這個電話?

座機一遍遍響著。

喬梁猶豫片刻,接著摸起話筒放在耳邊,冇有說話。

電話那邊冇有聲音。

喬梁又猶豫了一下,接著道:“喂,你好,哪位?”

電話裡隨即傳來一聲微微的歎息,然後傳來一個女人平靜的聲音:“是我。”

這聲音喬梁很熟悉,不由感到意外:“啊?心儀,是你?”

“是的,是我。”葉心儀道。

“你……你怎麼想到在這個時候,打這個電話?”喬梁感到奇怪。

葉心儀輕聲道:“下班了,天黑了,我剛忙完,正坐在辦公室裡,然後我想到了你,想到你不知在乾什麼,想到如果我換了是現在的你,或許會乾什麼,於是我就撥打了這個電話,果然,你真的在……”

喬梁的心一顫,在這個事情上,葉心儀竟然和自己有如此的默契,她竟然能體味到自己此時的心境,竟然能想到自己此時在乾什麼,這種高度的默契實在難得,又似乎是一種心有靈犀。

喬梁突然感到葉心儀對自己的思維和性格是如此的瞭解和理解,雖然遠隔幾百公裡,但她卻能感知到自己內心裡此時的所想。

這種感知,似乎自己周圍的其他女人都做不到。

知我者,心儀也。

不由,喬梁覺得自己和葉心儀的距離更近了。

這似乎是心的距離。

喬梁輕輕呼了口氣,然後道:“心儀,謝謝你。”

雖然如此說,但喬梁不知自己為何要因為這個感謝葉心儀。

葉心儀沉默片刻:“你……還好嗎?”

“我還好,你呢?”喬梁道。

“我也還好。”葉心儀道。

然後兩人都沉默了,似乎,此時,他們雖然都有話想說,但卻都不想說。

似乎,對此時的他們而言,有些話不需要說。

沉默良久,葉心儀道:“不早了,回去吧。”

“嗯。”喬梁答應著。

“保重,我希望你一切都好好的。”葉心儀又道。

喬梁心裡又感動:“嗯,你也多保重。”

然後葉心儀歎息一聲,接著掛了電話。

黑暗中,喬梁握著話筒,聽著電話裡的忙音,發了半天呆。

良久,喬梁放下話筒,緩緩離去……

出了辦公樓,喬梁步行往大院外麵走,正走著,手機響了。

喬梁摸出手機,一看來電,是一個陌生的座機號碼,江州的。

喬梁隨即接聽:“你好,哪位?”

電話裡沉默片刻,接著傳來女人傷心的哭泣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