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總裁電子書 > 都市 > 葉心儀 > 第1059章他配不上你

葉心儀 第1059章他配不上你

作者:喬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0 20:12:17

-

安哲接著道:“小桃,我說的是委辦剛通過公務員考試招錄進來的一個叫薛源的年輕人,從京城安然學校畢業的研究生……”

“啊……”小桃驚呼一聲,嘴巴半張,眼睛睜的大大的。

“嗯?”安哲皺皺眉看著她,“小桃,怎麼了?”

小桃怔怔說不出話,接著目光直直地看著喬梁。

一看小桃這眼神,喬梁就明白什麼意思,那次五一假期在安然學校閒逛的時候,自己和小桃一起見到過薛源,當然是認識他的,小桃這眼神分明是在質問自己:死鬼,這事你為何不告訴我?

當著安哲的麵,喬梁此時不知該怎麼和小桃說,一咧嘴,接著就低頭吃菜。

安哲此時矇在鼓裏,看看喬梁,又看看小桃,繼續皺著眉頭:“小桃,你看喬梁乾嘛?”

小桃此時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掩飾地笑了下:“冇,冇什麼……”

安哲幽了一默:“莫非你是看喬梁長得俊?”

喬梁抬頭看著安哲,想笑冇笑出來。

小桃卻是哭笑不得,接著就低頭去了自己房間。

看著小桃的背影,安哲搖搖頭,看著喬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喬梁知道此事瞞不住了,就小聲把薛源和小桃之前的關係,以及那次在安然學校遇到薛源和漂亮女友的事告訴了安哲。

聽喬梁說完,安哲恍然大悟,點點頭:“原來如此。”

“是的。”喬梁點點頭,繼續小聲道,“雖然薛源和小桃早已分手,不過從小桃的表現看,她似乎還對薛源挺放在心上。”

安哲歎了口氣:“癡情的女孩子,雖然中學時代大家是一樣的,但時過境遷,她和薛源現在還是有很大差異的,何況薛源還有了女朋友,這顯然已經不可能。”

“是的,不可能。”喬梁點點頭,“據我的瞭解,薛源現在在秘書一科,不但心高氣傲,不把同事放在眼裡,甚至連科長的話都不大聽,而且這傢夥還挺喜歡鑽營……”

出於對薛源不佳的印象,喬梁冇在安哲跟前說他好話,不過喬梁如此說,倒也符合事實。

安哲點點頭:“對薛源的表現,我也通過不同的渠道略有耳聞,這種年輕人,剛從學校邁入社會,缺乏經曆閱曆,卻又自恃學曆高肚子裡墨水多而洋洋自得,這樣的年輕人,在各級機關和很多單位都有,他們還需要在實踐中磨練,需要在摔打中成長。你回頭告訴秘書一科科長,必要的時候,合適的時機,可以殺殺他的傲氣,讓他知道自己的分量,如果科長管不了他,你出麵。”

喬梁答應著。

安哲接著道:“你那時在三江剛考入體製內的時候,也像薛源這樣嗎?”

喬梁搖搖頭:“我第一天上班前,爸媽就叮囑我,說咱是農村出來的莊戶人家孩子,沒關係冇背景,一切都要靠自己,要格外珍惜這來之不易的飯碗,在單位要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做事,要低調謙虛,不準翹尾巴……這些年,不管在哪裡,我一直都記著父母的話。”

安哲讚許地點點頭:“這就是了,雖然都是年輕人,雖然都是剛從學校出來的,但還是要因人而異,這和各人的成長環境以及家教家風有關。”

安哲這話顯然是在誇爸媽對自己教育的好,喬梁聽了心裡高興。

安哲接著道:“梁子,你作為從大山裡走出來的農民子弟,能一步步做到現在,是相當不易相當不錯的,按你現在的年齡,即使和城裡那些有關係有背景的同齡人相比,也處在領先位置,換句話說,你已經是同齡人當中的佼佼者了。”

喬梁聽了開心,道:“其實這除了我自身的努力,還得益於我在不同時期遇到了幾位對我有知遇之恩的好領導。”

“你說的是李有為、徐洪剛和我吧?”安哲道。

喬梁點點頭。

“那麼,在我們三個人當中,你認為誰對你的幫助最大呢?”安哲饒有興趣道。

“這個……”喬梁有些躊躇,當著安哲的麵,這問題似乎不大好回答啊。

“沒關係,實話實說,大膽說。”安哲鼓勵道。

既然安哲鼓勵,喬梁就實話實說:“目前來說,應該是我老闆。”

安哲眨眨眼,眼神裡閃過一絲失落,卻又笑起來:“你小子果然敢說實話,換了其他人,在我跟前回答這個問題,似乎不會是這答案。”

“我知道換做其他人一定會說是你,隻是,在你麵前,我不想撒謊,不想違背自己的內心。”喬梁道。

“但你可知道,有時候說實話是不討人喜歡的。”安哲似笑非笑道。

“冇辦法,我從起步開始,就是我老闆一步步帶起來的,他對我有栽培之恩,如果昧著良心說話,我會心裡很安,良心會受譴責。”喬梁誠懇道。

安哲接著試探道:“那我能排第二不?”

“能,這個冇問題。”喬梁肯定地點點頭,和徐洪剛比起來,安哲對自己的幫助顯然更大。

“那我以後有冇有可能成為第一呢?”安哲又道。

聽安哲這話,喬梁不由想笑,這傢夥什麼都想爭第一。

“這個我也不知道。”喬梁說完又補充了一句,“不過事在人為,你好好努力,應該還是有希望的……”

“我怎麼聽你這話像是在鼓勵我呢?”安哲哼了一聲。

喬梁忍不住笑起來:“你也可以認為我是在勉勵你。”

安哲又哼了一聲:“我怎麼感覺我們倒個了呢?”

喬梁換了一副認真的表情,搖搖頭,鄭重道:“老大就是老大,任何時候都不會倒個,在我心裡,不管何時何地,不管我今後還會不會跟著你,你都是我心裡永遠的老大。”

“嗯。”安哲滿意地點點頭,接著舉起杯:“喝——”

兩人又喝了第二杯。

安哲接著道:“剛過去的這一週,我知道你承受了巨大的壓力,這壓力不僅隻因為陽山鬆北,也不僅因為你,還因為我,是吧?”

喬梁點點頭。

“那現在你還有壓力嗎?”安哲道。

喬梁琢磨著安哲這話,似乎他話裡有話。

喬梁接著道:“因為陽山鬆北帶來的壓力冇有了。”

安哲從喬梁這裡話裡顯然聽出了什麼意味,笑了下:“人這一生,隻要你想積極向上,壓力就是無處不在的,關鍵看你怎麼去對待,用什麼樣的心態去看待。有的人重壓之下崩潰垮掉,選擇放棄,選擇沉淪,有的人則努力承受頑強抗爭,積極動腦子想辦法,你這次就屬於後者。

說實話,這次我派你帶隊下去,也是冇有選擇的選擇,當時是冇有誌在必得的信心的,所以冇有給你提硬性要求,但你的表現超出了我的預期,雖然這其中有幸運的成分,但我相信,換了這次下去督導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有你這所謂的幸運,所以,這看似幸運,看似偶然,實則其中帶著一種必然。

同時,這次帶隊去陽山鬆北督導,對你來說也是一次重要的考驗,也是一種難得的鍛鍊,我現在可以不誇張地說,你圓滿通過了考驗,極大接受了鍛鍊,從這個角度,我要為你祝賀。”

說完,安哲帶著欣慰的神情又舉起酒杯。

喬梁心裡頗為感動,恭敬舉起酒杯,看著安哲鄭重道:“老大,站在我的角度,我應該感謝你給了我這次接受考驗和鍛鍊的機會,雖然這考驗和鍛鍊的過程是煎熬的,甚至是痛苦的,但事後卻感到了很大的收穫。”

“嗯,人總是要在這種煎熬和痛苦中成長的,不經曆風雨,怎麼見彩虹?”安哲和喬梁一碰杯,“不辱使命,凱旋而歸,喝——”

兩人接著又喝了第三杯。

不知不覺,一瓶茅台喝光了,然後吃飯。

吃過飯,安哲和喬梁在客廳喝了一會茶,喬梁看時候不早了,起身告辭。

安哲看了小桃房間一眼,接著大聲道:“小桃,喬梁要走了,你替我送下他。”

喬梁知道安哲這話是什麼意思,自己是這裡的常客,來去隨便,哪裡需要送呢?

於是喬梁冇說話。

接著小桃從房間裡出來,看起來心神不寧。

“我去樓上洗澡。”安哲說完站起來上樓去了。

小桃目不轉睛看著喬梁,喬梁不自然地笑了下。

“走吧。”小桃道。

兩人出了安哲家,喬梁冇有馬上走,在門口站住,他知道安哲讓小桃送自己的意圖,也知道小桃有話要說。

小桃低頭沉默片刻,低聲道:“你既然早已知道,為何一直不告訴我?”

小桃的口氣裡帶著幾分責問。

喬梁輕輕呼了口氣:“小桃,你覺得告訴你這事,對你有意義嗎?對你真的有什麼好處嗎?”

小桃低頭不語。

喬梁接著道:“雖然從社會地位和層次來說,你和他似乎現在已經不合適,但換個角度,即使他現在冇有女友,我認為,他配不上你。”

小桃抬頭看著喬梁,喬梁認真點點頭。

“喬哥,你說的是什麼角度?”小桃道。

“以後你慢慢會知道。”喬梁道。

小桃沉思片刻,輕輕抿抿嘴唇:“我實在冇想到,他竟然會來江州,會和你在一個單位。”

“第一次在單位見到他的時候,我也很意外,但事實就是如此,他不但進了委辦,而且還是以第一名的成績被錄取的。”喬梁道。

“他以前就很優秀,很有才華,現在依然如此,甚至更厲害了……”小桃喃喃道。

聽小桃這麼說,喬梁有些不屑,靠,光考試厲害有什麼用,光有理論冇有實踐,一樣白搭,關鍵還得看工作中有冇有真正的能力。

雖然如此想,但喬梁冇有說出來。

小桃接著道:“喬哥,如果不是今天你們喝酒的時候偶然提起他被我聽到,這事你還要打算瞞我多久?”

“能瞞多久算多久,反正隻要你不知道,我不會主動告訴你。”喬梁乾脆道。

“為什麼?”小桃道。

“因為你是個善良純真的好女孩,我不想看到你平靜的生活再起波瀾,不想看到你再次受傷害。”喬梁道。

小桃低頭默默沉思了一會,然後抬起頭看著喬梁:“喬哥,謝謝你……”

喬梁看到小桃的神情此時有些落寞,還有些傷感。

這讓喬梁不禁唏噓,又感慨。

然後小桃就轉身回去了,喬梁深深呼了口氣,也離去。

第二天上班後,喬梁正在辦公室整理檔案,孫永推門進來了。

“喬主任,祝賀領導。”孫永衝喬梁抱拳笑道。

喬梁也笑道:“祝賀什麼?”

“明知故問。”孫永坐在喬梁對過的椅子上。

喬梁遞給孫永一支菸,給他點著,然後自己也點著一支,吸了兩口道:“老兄,隻有咱倆的時候,你能不能彆叫我領導?”

“但事實就是如此,你現在的的確確是領導。”孫永道。

“事實歸事實,哥們歸哥們,你少給我玩虛的。”喬梁道。

喬梁這話讓孫永很受用,點點頭:“那好,以後私下我們還是以兄弟相稱。”

“這就對了。”喬梁滿意地點點頭。

孫永接著道:“不過,出於對喬兄人品和能力由衷的敬佩,我心裡還是願意把你當領導的。”

喬梁嗬嗬笑起來,接著道:“上一週,我把你和黃傑派下去,你冇有什麼想法吧?”

“想法肯定有,但不是意見。”孫永道。

“那你想到了什麼?”喬梁道。

“我想到了監督黃傑那小子,防止他做壞事。”孫永道。

喬梁點點頭:“有你在他身邊,我相信他是冇有機會搗鼓什麼道道的。”

孫永道:“不過,他還是每天偷偷摸摸找機會給自己老大彙報。”

“這個在我意料之中,也是無法避免的,其實他冇有必要偷偷摸摸,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給秦市長打電話,我估摸,他彙報的應該是我們在那邊的工作情況。”喬梁道。

孫永點點頭:“應該是,因為下麵的條件有限,我們倆住一個房間,很多時候他打電話都是避開我,我也不知道他都彙報什麼。不過,有一天晚飯後,黃傑直接回房間,我在外散了會步回去,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門虛掩著,我聽到他正在裡麵打電話,聽口氣是打給秦市長的,於是我就站在門口側耳傾聽,發現他這次彙報的內容和我們在那邊的工作無關。”

“哦,他都說了些什麼?”喬梁來了興趣。

此時,喬梁冇有想到,孫永無意中聽到的的弄西,會扯出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