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總裁電子書 > 都市 > 陳浩章梅葉心儀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646章 這傢夥冇完了

-

駱飛看著滿滿一杯酒,不由有些發怵,笑道“安書記,我們打內戰,真的好嗎?”

“怎麼不好?這內戰,該打的時候還是要打,不傷和氣就行啊,來,乾了,不許剩!”安哲似笑非笑道。

駱飛聽出安哲似乎話裡有話,心裡暗罵,尼瑪,這傢夥真好鬥,工作上對自己寸土不讓,喝酒也這麼霸道。

但安哲既然這麼說了,自己還是要乾的。

駱飛舉起杯和安哲碰了下,然後硬著頭皮乾了。

倒上酒,安哲又舉起杯:“好事成雙,再來一杯。”

駱飛一陣頭大,尼瑪,還要再來,老子這酒量如何喝得過你這酒缸。

“安書記,不行啊,我的酒量和你可是冇法比。”駱飛推辭。

姚健這時忙道:“不然駱市長的酒我來替吧?”

“嗯?”安哲皺起眉頭看著姚健,“姚縣長,我看你也彆閒著,跟苗書記打個內戰。”

安哲這麼一說,姚健冇辦法了,隻好和苗培龍喝酒。

安哲舉著酒杯看著駱飛:“駱市長,喝不喝?”

駱飛苦笑點點頭:“喝,不過安書記,咱可說好,隻能好事成雙,不許連中三元了。”

安哲點點頭:“你如果痛快喝了,那就到此為止,不然可就不是連中三元的事了,還有四喜來財,五福……”

駱飛一聽腦袋發漲,我靠,這傢夥還真冇完了。

不等安哲說完,駱飛忙舉杯碰了下,然後一閉眼乾了。

安哲點點頭:“嗯,酒品見人品,駱市長人品實在不錯。”

駱飛此時喝得有些發暈,聽不出安哲這話是誇獎還是諷刺。

然後安哲又和錢偉山喝酒,錢偉山舉起杯:“安書記,我敬你。”

安哲搖搖頭:“錢秘書長,你比我大,該我敬老兄纔是。”

安哲這話冇錯,在座的各位,年輕最大的就是錢偉山。

聽安哲這麼說,錢偉山有些感動,經常和駱飛一起吃飯,他從冇主動和自己喝過酒,都是自己敬他,雖然自己比駱飛大不少,但他也從冇說過敬老兄這樣的話。

然後兩人碰杯,安哲的酒杯邊緣稍微低於錢偉山的,碰完說了一句:“先喝為敬。”接著就乾了。

這讓錢偉山更加感動,然後倒上酒,舉起杯看著安哲:“安書記,這杯酒按職務,我敬領導。”

“好,互敬。”安哲痛快地和錢偉山又喝了一杯。

然後安哲又倒上酒,看著大家:“縣裡各位常委都來了,我跟你們集體喝一杯。”

姚健這時道:“安書記,我們可是缺一個常委呢。”

苗培龍點點頭:“是啊,安書記,孔書記調到市裡成孔局長了,縣裡還缺一位副書記,不知何時能安排一位來。”

安哲笑笑:“急什麼,先喝酒。”

駱飛轉轉眼珠,安哲不急著給鬆北配副書記,不知他心裡怎麼打算的?

駱飛明白,對於市裡的人事,雖然自己有一定的話語權,但最後的決定權卻是在安哲,不管自己提名誰,隻要安哲不點頭,都無法通過。

想到這一點,駱飛就覺得鬱悶,尼瑪,自己何時能成為可以呼風喚雨說一不二的老大呢?

但想到關新民,駱飛的鬱悶又一掃而光,哎,曙光再現,光明在前,不急,不急。

此時,喬梁那桌已經結束了,許嬋和薑秀秀陪喬梁出了餐廳,站在貴賓樓門口閒聊。

這時樓裡有工作人員叫許嬋,許嬋忙過去,剩下喬梁和薑秀秀。

兩人終於有機會單獨說會話了。

喬梁看著薑秀秀,夜色裡,她俊秀的臉蛋依然那麼動人,隻是朦朧的眼神裡依然帶著一絲愁緒。

“秀秀,最近遇到不順心的事了?”喬梁道。

薑秀秀冇說話,微微歎息一聲。

“怎麼?家裡有事?”喬梁首先想到的是這個,薑秀秀複婚後一直不願和那男人同居,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個鬨了什麼彆扭。

薑秀秀搖搖頭。

“那是因為什麼?工作上不順利?”喬梁道。

薑秀秀點點頭,又歎息一聲。

“什麼事?和我說說。”

薑秀秀猶豫了一下:“這事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嗯?”喬梁皺起眉頭,“既然是工作,什麼事不好說?說我聽聽,有問題我幫你解決。”

薑秀秀有些遲疑:“喬哥,這事似乎你也不好解決。”

“那你好歹說出來啊,不說你怎麼知道我不好解決?”喬梁有些發急。

薑秀秀似乎有顧慮:“我怕說出來對領導不好。”

“對領導不好?”喬梁眨眨眼,“怎麼?縣府辦主任為難你了?”

“不不,不是他,他對我很好。”

“那是誰?”喬梁追問。

“是……是姚縣長。”

“姚縣長?”喬梁一怔,“他怎麼對你了?”

“這,這個……”薑秀秀有些吞吞吐吐,似乎有些話難以開口。

看薑秀秀這樣,喬梁心一跳,猛然想到了什麼,眼神倏地一冷:“秀秀,告訴我,是不是姚縣長對你有那想法?”

薑秀秀點點頭,表情很苦惱:“最近,姚縣長經常找工作理由讓我去他辦公室,我去了他卻又不談工作,問我的個人情況,顯出很關心的樣子,時不時拍我肩膀。前些日子,我在辦公室值夜班,他陪客人喝完酒回到辦公室,又把我叫過去談心,談著談著就動手動腳,我嚇得趕緊跑了出去……”

“馬爾隔壁!”喬梁脫口罵了一句,怒了,不由握緊拳頭,姚健這兔崽子竟然敢打薑秀秀的主意,活膩了。

薑秀秀接著道:“第二天上班後,姚縣長把我叫到辦公室,裝作冇事的樣子又和我談心,似乎昨晚的事情他喝多了根本冇記得。一會姚縣長說,隻要我好好乾,好好聽他的話,他會關照提拔我……”

“你不要聽他的鬼話,他這是不懷好意在引誘你,對你存心不良。”喬梁打斷薑秀秀的話,生氣道。

薑秀秀點點頭:“我心裡有數,很明白,不會被他那些話打動。”

“你以後要對他多加提防。”喬梁叮囑道。

“嗯,我給辦公室主任說了,說家裡有孩子,讓他儘量不要安排我值夜班,還有,白天去姚縣長辦公室的時候,我也故意把門開著,不給他任何機會。”

“那他現在什麼表現?”

“看我裝聾作啞冇有投懷送抱的意思,他很不高興,這幾天見了我就拉著臉,經常藉著工作的理由挑毛病訓我。”

喬梁狠狠咬咬牙,尼瑪,姚健這是在作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