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總裁電子書 > 都市 > 陳浩章梅葉心儀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1823章 從他家人下手

-

“薑總,你這是什麼意思?”孫東川瞅了瞅那張卡,明知故問道。

“孫縣長,這是我的一點意思,不成敬意。”薑輝笑道。

孫東川伸手拿起卡在手上把玩了一下,隨即又推回給了薑輝:“薑總,收起來吧,無功不受祿,你這個禮物我不敢收。”

“孫縣長,咱們都是老朋友了,何必這麼見外。”薑輝說道。

“薑總,我知道你的意思,但實話跟你說,今晚的事冇有迴旋的餘地,並不是我跟你推脫。”孫東川搖了搖頭。

“孫縣長,那我將那場所關閉幾天,避避風頭總行了吧。”薑輝咂嘴道。

“這次冇那麼簡單。”孫東川看了薑輝一眼,“喬縣長親自盯著這事,你以為避避幾天風頭就行了?他今晚既然可以親自去踩點,你以為他下次就不會?要是回頭讓喬縣長髮現你那場所繼續開著,那問題就更大了。”

“特麼的,你說這新來的喬縣長是不是吃飽了撐的,縣裡頭那麼多大事他不去盯著,咋就盯上我這裡了?”薑輝氣得罵娘。

“或許隻能怪你倒黴吧。”孫東川嗬嗬一笑,“晚上我過去的時候,看到喬縣長是和淩宏偉一起的,聽說喬縣長剛來,淩宏偉就迅速獲得了喬縣長的認可和賞識,有句話是怎麼說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現在看來,喬縣長和淩宏偉都是一類人,所以你該明白今晚這事不再是你關幾天避風頭就可以的了。”

薑輝聽到這話不吭聲了,淩宏偉是什麼樣的人,薑輝可是再清楚不過,如果喬梁和淩宏偉是一類人,那確實難搞,而從他之前兩次和喬梁的接觸,薑輝也明顯感覺喬梁不像是那麼容易拉攏的人,這讓薑輝心裡升起了一層隱憂。

“難道我那場所隻能徹底關閉了?”薑輝有些不甘心道。

“現在看來隻能如此,除非你換個地方。”孫東川點頭道。

“換地方?”薑輝眉頭微蹙,在他看來,冇有比宏輝賓館地下室更合適的地方了,再說了,那裡都經營了好幾個年頭了,早就有一批固定的熟客,真換了地方,指不定客人不愛去了。

“薑總,言儘於此,希望你好好考慮。”孫東川微微一笑,“我和你說這些,是看在咱們的交情上說的,至於這張卡,你收回去吧。”

薑輝看了看眼前的卡,孫東川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薑輝也知道對方是堅決不會收了,不由將卡收了起來。

看了看時間,薑輝站起來道:“孫縣長,時間不早了,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回頭咱們找個時間吃飯,您可務必要賞光。”

孫東川點點頭,將薑輝送到門口,目送著對方離去,孫東川臉上閃過一絲莫測的神色,將門關上後,孫東川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

薑輝從孫東川的住所離開後,並冇有回去,而是又來到了李清岩家,這個點,李清岩已經躺到床上,準備看會書睡覺,見薑輝過來,李清岩明顯有些不悅:“這都幾點了,你怎麼這時候過來?”

“李書記,現在纔剛10點,還不算晚吧?人家夜生活豐富的人,這夜生活纔剛開始呢。”薑輝笑道。

“那是年輕人,我這半老頭子睡得早。”李清岩撇撇嘴,“你這麼晚過來,什麼事?”

“李書記,我那位於宏輝賓館下麵的場所被端了。”薑輝無奈道。

“被端了?”李清岩聽得直愣神,“被誰端了?”

“當然是孫縣長孫局的人。”薑輝歎了口氣,“我剛從孫縣長那裡過來,聽他的口氣,這事是冇有迴旋餘地了。”

“怎麼回事?孫東川難道吃錯藥了?”李清岩有些吃驚,“你和他也有交情,他難道一點麵子都不給?”

“他也是難做。”薑輝接著將原因跟李清岩說了一遍。

李清岩聽完眉頭皺得老高:“如果真像孫東川說的那樣,那確實是不好辦,喬縣長既然對這事上了心,那他回頭肯定還會關注,這可不是避避幾天風頭就能解決的。”

“唉,可不是。”薑輝一臉煩躁,“聽說今晚是淩宏偉和縣長一起過去的,我懷疑是不是淩宏偉搞的鬼,不然喬縣長剛來怎麼會盯上我那裡。”

“這誰說得清呢。”李清岩搖了搖頭,“不過這個淩宏偉確實是個麻煩,醫院的住院樓項目他還在查,這可是一顆不定時的炸彈,指不定啥時候就爆了。”

“要不就將他搞掉吧。”薑輝建議道。

“嘖,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彆動不動就要做掉誰,你能不能有點成功人士的風範?”李清岩惱道。

“李書記,我說的是搞掉他,不是說做掉他。”薑輝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把淩宏偉調離現在的職位,反正彆讓他呆在現在的位置上,你看他現在和那新來的喬縣長幾乎是穿同一條褲子,把他搞掉,等於也是斷了喬縣長一臂,那個喬縣長新來,如果冇有淩宏偉的幫助,他一時半會肯定也冇有信任的人。”

“你說的這個辦法倒是可行,但要操作起來也冇那麼容易。”李清岩搖頭道,“以前你也不是不知道,淩宏偉那臭脾氣冇少得罪人,包括苗書記和盛縣長都看他不順眼,並不是冇人想過將淩宏偉調走,但因為他們那個係統屬於雙重領導,市檢那位主要領導對淩宏偉十分欣賞,一力保他,這也是淩宏偉還能呆在鬆北的原因。”

“這麼說來,還真拿這個淩宏偉冇轍了?”薑輝瞪眼道。

“一時半會是有些難辦。”李清岩無奈道,“之前雖然冇辦法將淩宏偉調走,但大家都冇少往縣檢摻沙子,將淩宏偉架空,誰知道淩宏偉會這麼快和新來的喬縣長搭上線,還得到了喬縣長的賞識,現在有了喬縣長撐腰,淩宏偉要開始整肅內部了,這一步要是讓他乾成了,以後淩宏偉就真成大麻煩了。”

“豈止是大麻煩,我看他還會成為那個喬縣長手裡一把鋒利的刀。”薑輝哼哼道。

“所以還是得想辦法將淩宏偉搞走啊。”李清岩眯起了眼睛,臉上也是有些發愁。

薑輝這會也不吭聲了,這事要是好辦,淩宏偉早就被調走了,就不會搞得他們現在發愁了。

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對視著,卻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薑輝眼睛一亮,突然興奮地拍了下大腿:“李書記,我有辦法了。”

“啥辦法?”李清岩神色一振。

“嘿嘿,保密,您等我好訊息,這事我很快就能搞定。”薑輝咧嘴笑道。

“小薑,我可先警告你,不許用你打打殺殺的那套。”李清岩繃著臉嚴肅道。

“李書記放心吧,您都說過多少次了,我要用那方法早用了,哪會等到現在。”薑輝笑了起來,“其實咱們之前陷入了一個誤區,淩宏偉這個人太正派,咱們無從下手,但可以從他家人下手啊,反正條條大路通羅馬,咱們搞不了淩宏偉,可以搞他家裡人嘛。”

“這能行嗎?”李清岩有點懷疑地看著薑輝,“以前也不是冇試過從淩宏偉的妻子身上入手,不也是行不通嘛。”

“李書記,這就是咱們之前死腦筋了,淩宏偉的家人又不是隻有他妻子一個,你說是不是?”薑輝得意地笑道,“反正我已經想到辦法了,您等我好訊息就是。”

薑輝說完站起身:“李書記,我走了,明早我陪您吃早餐,洪順路的那家老字號豆漿油條您不是唸叨了好幾次了,明早我陪您去吃。”

“你倒是先給我透個口風,想到啥辦法了?”李清岩委實是好奇得緊。

薑輝這會卻是偏偏故意要吊李清岩的胃口,笑道:“李書記,回頭事兒辦成了我再跟您說。”

薑輝說著就離開了,李清岩在後頭有些著惱的唸叨了一句:“你小子跟我還保密啥……”

一夜無話。

次日,喬梁像往常一樣辦公,上午十點多的時候,孫東川來到喬梁辦公室,彙報昨晚查封的情況。

喬梁請對方坐下,聽了孫東川的彙報後,喬梁問道:“相關責任人都抓了嗎?”

“抓了,昨晚在查封場所後,我們的辦案人員連夜調查,已經將涉案人員都一一抓捕歸案。”孫東川點頭道。

“那這場所背後的老闆,抓了嗎?”喬梁又問。

“抓了,根據工商登記上的法定代表人,我們第一時間就將對方控製,同時根據對方的交代,這場所背後實際上另有大股東,叫趙家昌,他是這個場所背後真正的大老闆,眼下也被我們抓了,可以說,到早上為止,相關的涉案人員已經全部到案。”孫東川說道。

聽到孫東川的話,喬梁心裡咯噔一下,按孫東川的意思,這場所跟薑輝冇有關係。

喬梁不動聲色看了孫東川一眼,問道:“孫副縣長,這場所就這麼明目張膽的在宏輝賓館地下二層經營著,你覺得跟宏輝賓館有冇有關係呢?”

“這個應該是冇有直接關係的,我們的辦案人員已經查過,宏輝賓館隻是將地下兩層出租,他們並冇有參與經營。”孫東川答道。

聽到這話,喬梁瞅了瞅孫東川,目光明滅不定地變幻著,作為一名外來乾部,喬梁新官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將縣裡班子成員的履曆都過了一遍,雖然做不到對每個人都詳細瞭解,但起碼也都有個印象。孫東川同樣是外調過來的乾部,但他已經在鬆北工作四年,當了四年的縣局局長,那麼,孫東川對宏輝賓館地下存在的這樣一個場所,是真的不知情呢,還是在故意欺瞞自己?

想到後者,喬梁的心猛地一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