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總裁電子書 > 都市 > 陳浩章梅葉心儀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1075章 幸福是奮鬥出來的

-

聽喬梁這一番雲裡霧裡的誇讚,呂倩媽媽忍不住“噗嗤”笑出來。

廖穀鋒也想笑,卻又忍住,衝喬梁一瞪眼:“你小子是誇我呢還是在損我?”

“誇,誇!”喬梁使勁點頭。

“有這麼誇的嗎?還內外兼修心靈手巧,還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廖穀鋒哼了一聲。

“這個……”喬梁撓撓頭皮,不好意思笑著。

廖穀鋒又哼了一聲,指指對過的沙發:“坐下。”

喬梁闆闆正正坐下,呂倩媽媽給他們倒上茶,然後繫上圍裙:“老廖,你辛苦了,剩下的我來……”

說著呂倩媽媽進了廚房。

廖穀鋒拿起一根菸,喬梁忙拿出火機給他點著,廖穀鋒慢慢吸了兩口,看著喬梁:“你戒菸了?”

喬梁搖搖頭。

“那你怎麼不抽?還得我讓著?”廖穀鋒道。

喬梁嘿嘿笑笑,拿起一根菸點著輕輕吸了兩口。

此次自己單獨在廖穀鋒家裡,喬梁不由感到拘束,抽菸都放不開。

“路上還順利嗎?”廖穀鋒道。

喬梁點點頭:“很順利。”

“你阿姨在江州這兩天,也很順利嗎?”

“順利,阿姨玩地很舒心。”

“安大人知道你阿姨去江州的事了吧?”

“是的,他其實很想出麵接待阿姨的,隻是阿姨有話在先,他隻有遵從,叮囑我一定要陪好阿姨。”

“嗯……”廖穀鋒點點頭,“這就對了。”

喬梁琢磨著廖穀鋒這話,不知他說對了,指的是安哲冇有出麵打擾夫人,還是安哲叮囑自己要陪好夫人,抑或是二者都有。

接著廖穀鋒道:“江州最近的天氣怎麼樣?”

喬梁顯然知道廖穀鋒問的不是江州真正的天氣,小心翼翼道:“有時陰,有時晴。”

“嗯,那貌似看起來還正常嘛。”廖穀鋒道。

喬梁又琢磨著廖穀鋒這話裡的意思,似乎在他看來,太陰了不好,太晴了也未必是好事。

不知為何廖穀鋒要這麼認為,在喬梁的意識裡,應該一直都是大晴天,那纔好,那纔是真的正常。

喬梁不由覺得,大人物的思維真的是自己猜不透的,一級真的是一級的水平。

不知自己何時才能達到廖穀鋒的莫測和高深。

這時呂倩媽媽把菜端上桌,讓他們來餐廳。

大家圍坐在餐桌前,廖穀鋒做了6個菜,有葷有素,以素為主,看起來不錯,不知吃起來如何。

第一次單獨和廖穀鋒兩口子一起吃飯,喬梁心裡有一種特彆的感覺,這感覺讓他有些興奮,又新鮮,還有些拘謹。

呂倩媽媽開了一瓶紅酒,喬梁拿起酒瓶剛要給廖穀鋒倒酒,廖穀鋒道:“先給你阿姨倒,在家裡她是家長。”

呂倩媽媽嗬嗬笑起來,喬梁也笑,然後給呂倩媽媽倒上酒,又給廖穀鋒倒,最後給自己倒上。

然後廖穀鋒看著呂倩媽媽:“家長,發話吧。”

“好。”呂倩媽媽舉起酒杯,笑吟吟看著喬梁,“我這次去江州,小喬很辛苦,又是陪我去三江山裡看金秋美景,又是親自開車大老遠送我,阿姨打心裡感謝……”

喬梁忙客氣:“阿姨見外了,您是長輩,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廖穀鋒道:“老呂,在三江山裡轉地還開心吧?”

“開心,就是我本想去小喬家拜訪一下的,結果他父母出去旅遊了。”呂倩媽媽遺憾道。

“哦……”廖穀鋒點點頭,眼裡也閃過一絲遺憾,接著看著喬梁,“怎麼這麼巧?”

喬梁忙道:“是啊,確實很巧,阿姨到江州之前我爸媽就出去旅遊了,要是早知道阿姨有此意,我讓爸媽晚幾天出去啊。”

說這話的時候,喬梁心裡暗笑。

廖穀鋒眨眨眼,接著笑起來,端起酒杯:“來,感謝小喬,喝——”

大家一起碰杯。

放下酒杯,呂倩媽媽給喬梁夾菜,喬梁忙感謝。

“小喬,嚐嚐味道如何?”呂倩媽媽道。

喬梁吃了幾口,嗯,老廖的手藝行啊,這菜做的味道確實不錯。

“好吃,好吃。”喬梁道。

“怎麼個好吃法?說說。”廖穀鋒道。

喬梁隨口道:“色味俱佳,油而不膩,唇齒留香,回味無窮,此餐隻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嘗……”

“哈哈……”廖穀鋒兩口子都笑起來,廖穀鋒邊笑邊道,“嗯,你小子這馬屁拍地不錯,老夫很受用。”

喬梁嘿嘿笑起來,接著倒上酒,端起酒杯,恭敬給廖穀鋒兩口子敬酒,祝他們身體健康精神愉快。

呂倩媽媽不由又誇讚喬梁懂禮貌。

廖穀鋒道:“小喬這不僅隻是懂禮貌,而是知道尊敬長輩,一個知道尊敬長輩的人,必定是孝順父母的,百善孝為先,一個不懂孝道的人,在家裡不行,在外麵同樣不行,不會交到真正的朋友,也不會得到上級和同事的看好。

那種在家裡不孝敬長輩,在單位卻把上級奉為聖靈供著的人,必定是虛情假意三心二意心懷叵測,這種人不可交,更不能用。所以,這麼多年,我考察使用人,從來都是不僅看他在外麵表現如何,還要看他有冇有家風家教,這都是緊密相連息息相關的……”

對廖穀鋒這延伸,喬梁心悅誠服。

呂倩媽媽道:“以小喬的人品和素質,他的家風家教是很不錯的。”

廖穀鋒點點頭,接著感慨道:“不要以為隻有所謂的上流社會上層人家才能教育出知書達理的好孩子,在普通老百姓中一樣有,而且還很多,往上數三代,誰不是農民家的孩子?出身農村怎麼了?我們這一代,有幾個不是從農村出來的?所以,不能以出身看人,人生來都是平等的,冇有什麼高貴低賤之分,而後來的層次高低,那都是自己打拚出來的,換句話說,幸福是奮鬥出來的……”

喬梁對廖穀鋒這話深為讚同,不由讚道:“這話太與時俱進了。”

廖穀鋒微微一笑:“你滿意不?”

“滿意,很滿意。”喬梁使勁點頭。

呂倩媽媽忍不住笑起來。

廖穀鋒點點頭:“你滿意我就放心了,來,我們爺倆乾一杯。”

這是廖穀鋒第一次在喬梁跟前稱呼爺倆,不由讓喬梁心裡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接著呂倩媽媽先吃飯,吃完去客廳看電視,廖穀鋒和喬梁繼續喝。

一會廖穀鋒道:“喬梁,你是個壞孩子。”

喬梁一愣:“怎麼了?”

“你教唆呂倩乾壞事。”廖穀鋒似笑非笑道。

喬梁明白廖穀鋒這話的意思,他指的是自己出主意阻止駱飛、秦川調查呂倩背景的事,撓頭笑笑:“那事我實在是出於無奈才……”

“嗯,呂倩和我說過了。”廖穀鋒點點頭,“你小子做事不按套路出牌,亦邪亦正,這點和我年輕的時候倒有些相似。”

喬梁笑起來,原來廖穀鋒年輕的時候也是自己這樣啊,不錯不錯,很好玩。

廖穀鋒帶著欣賞的目光看著喬梁:“其實我早就從你身上感到了這邪而正的氣息,這讓我不由看到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

喬梁開心道:“你這麼一說,我很榮幸。”

“榮幸什麼?我年輕時遭遇的挫折,你現在才遇到多點?差遠了,連這點都不到。”廖穀鋒伸出手,大拇指往小指頭頂端一掐。

喬梁眨眨眼,試探道:“你覺得我遇到的挫折還不夠?”

“對。”廖穀鋒點點頭,“挫折是人生最寶貴的財富,隻有在挫折中堅定初心砥礪前行,纔會獲得真正的成長成熟,纔會讓自己的內心真正強大,所謂勞其筋骨,餓其體膚,行拂亂其所為,就是這個道理,所以,小子,不要榮幸,更不要得意……”

喬梁點點頭:“那好吧,我等著。”

“你等著什麼?”廖穀鋒道。

喬梁道:“我等著不知何時會有何種災難再降臨到我頭上。”

廖穀鋒嗬嗬一笑:“小子,最近有什麼預感?”

喬梁點點頭:“貌似模模糊糊有一點。”

“這一點從何而來?”廖穀鋒道。

喬梁心裡一喜,正好可以順著廖穀鋒這話把稿子的事說出來。

於是喬梁從此次環保緊急治理自己去陽山鬆北督導說起,說到正泰集團的慷慨義舉,然後說到了極有可能明天會在江東日報發出的稿子。

喬梁相信,以廖穀鋒的深邃和老道,他應該能從自己說的這些中覺察出什麼,一旦他不想讓這稿子發出來,隻要他給宋良打個電話,問題就可以輕輕鬆鬆得到圓滿解決。

聽喬梁說完,廖穀鋒沉思片刻,然後抬眼看著喬梁:“安大人知道這事不?”

喬梁點點頭:“我給他彙報過。”

“他有什麼反應?”廖穀鋒道。

喬梁皺皺眉頭:“他什麼反應都冇有,隻是平靜地說知道了。”

“嗯……”廖穀鋒點點頭,接著嗬嗬笑起來,“這傢夥有長進。”

喬梁不解地看著廖穀鋒,不知他為何要這麼說。

然後廖穀鋒道:“好,這事我也知道了。”

“然後呢?”喬梁道。

“然後……”廖穀鋒舉起酒杯,笑眯眯道,“然後你陪老夫喝酒。”

“這……”喬梁有些懵逼,怎麼廖穀鋒的反應和安哲一樣,本以為廖穀鋒知道這事後會阻止,但看他現在的樣子,似乎絲毫冇有這意思。

如此看來,自己的小算盤失敗了,這稿子明天會發出來。

喬梁雖然此時懵逼,卻也知道此事既然廖穀鋒是這態度,自己也不能再多說什麼,隻好暈乎乎陪廖穀鋒喝酒。

安哲對此事冇有反應的時候,喬梁還是有些不安的,看現在廖穀鋒也是如此,不知為何,喬梁心裡突然有些安穩,覺得自己似乎真的有些想多了,覺得自己似乎有些杞人憂天,廖穀鋒和安哲都這麼平靜,自己慌什麼?

雖然喬梁此時猜不透廖穀鋒的心思,但他明晰意識到,廖穀鋒的確是高深莫測之人,在他麵前,自己顯得異常淺薄十分空白,淺薄到了無知,空白到了透明。

一瓶紅酒喝完,開始吃飯。

吃完飯,在客廳喝了會茶,喬梁看時間不早了,準備告辭。

廖穀鋒坐在沙發上慢條斯理道:“小子,喝了酒還要開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